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一百四十章混厄运之神的舂天2(1/2)

本站新(短)域名:ddshuwu.com

第一百四十章 混luan2

轻轻一叹,在原本那点不甘心消失之后,月恒终于还是轻叹一声,清淡的dao:“大长老命人带走了,至于去了哪里,我就真的不知dao了。”同时,看了一yan四周的牢房,疑似不言而喻。他不是不想知dao,是压gen沒时间知dao啊。前脚才一把人转走,后脚就被人带來了这里。速度快得沒时间去了解。唉!不由的叹一声时也,命也!

闻言,月未弦顿时焦急了起來。虽然一夜的功夫他动用了一切力量,却也找不到丝毫的蛛丝ma迹。让他如何不着急!

“唉,想來月凡是要跟我ying碰ying了。”虽然在叹气,月黄泉的脸上分明带着张扬的笑容。似乎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一般。

月未弦那颗躁动的心总算是冷静了下來,既然父亲这么说,那就是有把握而为的事情了,只是他很不喜huan这样被人牵着走的gan觉,很不喜huan。如此一想,也不吱一声,直接转shen就离开了。虽然他们不着急,可他着急。

然后灵光一闪,当日东方红尘就是凭空chu现找到他们的。既然如此,他肯定是有办法找到帝迷蝶的。一想通,月未弦抬脚就望东方红尘的房间走过去。也怪不得那个一向疼爱师妹的男子不心急,原來如此了。

“走。”一进门,月未弦也沒有说其他的废话,对着东方红尘就说了这么一个字。

“不去。”东方红尘更加的干脆,不因他的唐突惊讶,反而稳坐泰山的喝着茶。动作之惬意,沒有丝毫担忧之se。

“你…”这是始料未及的答案,初初闻言,愣了好半响月未弦才反映过來。瞬间额tou上的青jin就冒了chu去,却在chu口质问的那一瞬间冷静了下來,然后淡淡的坐到了东方红尘的对面,同时为自己也倒了一杯茶。

冷静下來之后才响起,从昨夜到现在,不眠不休,同时顾不得喝一口水。不由轻轻一叹,轻声问dao:“为什么?”

“时辰未到!”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幅度,东方红尘赞赏的看了对面的男子一yan。关系则luan,却能在关键时刻冷静下來,着实不易。

“都把她当成了棋子了呢。”月未弦的声音很轻、很轻,清得差点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什么。一如他才知dao原來他叫了二十年父亲的人不过是他的舅舅。亦或者这个半路上遇见的女子,其实才是父亲的女儿一般。听不chu情绪,却让听者尤为的酸楚。

月未弦回过神來才发现,从几年前开始一直跟在他shen边的月清,此时也不知dao了去向。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讽刺之se。自以为是了呢!

闻言,眉tou一皱。东方红尘那常年温run如玉的俊脸,此刻也是寒霜密布。不过顷刻间,他就恢复了正常。这一次,他本不想來,可是却还是來了。棋子?难dao自己就不是棋子了吗?如是想着,却还是淡淡的dao:“人生本就是一盘棋,就看你如何对待了。”他选择的是站在她的shen边看风起云涌。

“我要去找她。”月未弦的声音仍旧很淡,沒有任何的情绪和愤怒。一如他此刻的神情一般,平静而清冷。却不若往日的冰冻之se。

shenshen的看了他一yan,无奈一笑,东方红尘这才说dao:“其实,静下心來,你能gan知她的存在的,不是吗?”语气中分明带着几分酸味。

闻言,月未弦终于笑了。笑得张扬而温情。然后闭上yan睛,静静的gan应着,gan应那个注定在他的生命中无可取代的女子。

“如果坏了大事,可别把我给牵连了进去。”进他立刻gan应,东方红尘沒有來的一阵心烦。chu门时,以是多次嘱咐。他的shen后,不是什么都沒有。因为有太多牵挂,放不下!

“分明想去,却还赖我,无聊。”嘴角han笑,月未弦抬脚就往外面走去。丝毫不顾东方红尘因为他的话而变se的脸。

轻轻一叹,东方红尘也跟了上去。其实,他并不如他缩表现的那般平静的。

于是,在寒风瑟瑟的早晨,两个同样chuse的男人迎着寒风中飘落的点点雪hua,并肩而行。使得清冷的街dao上平添了几分景se。

瞧见两人并肩而行的yan线们,纷纷行动了起來。尤其是月凡那一边的,yan看着两人行进的方形,越发的焦急了起來。

寒风呼啸,却也掩盖不住黑衣人们shen上那肃杀的气息。他们就这么站在两人的必经之路上面,意味已经相当明显。

“跟你说了会坏事的。”瞧着那些如雕塑一般的黑衣人,东方

本章尚未读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