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刺萝(H)第34章站不起裑(2/2)

存着。若非这次因为调查才突然翻了书房的监控。

“你拿什么来质问我?罗城,你还以为我是三年前那个又蠢又笨脑袋里只有情的小女孩吗?我每天都想着你死,在知是你杀死爸爸之后,在你我的每时每刻!”

他都不知罗萝还能在别的男人那样快意妩媚的神情,而她在和自己上床的时候,脸上只有厌恶。烈的反差让他心中怒火更甚。

濒死的验过去,后知后觉地涌上一阵虚脱,她站不起,便将重心都依靠在江邺上。“我们走吧。”她说。江邺看了一倒在地上的罗城,他只需要动动手。

他有什么错?“你是我的、你是我的!”罗城重复着这句话,靠着不断蒙骗自己来获取力量,他有些痴狂,额间青暴起,手上也有些控制不住力。罗萝被他掐着,就快要不过起来。

声音低沉,手掌化作轻柔的风,小心替她顺着呼。“我来迟了。”他说。从前现在,都来迟了。江邺陷对自己的自责中。***罗萝被江邺抱在怀里轻声哄着。了好长时间才平顺了呼

江邺沉着脸提起罗城的,忍着怒意用力将他丢置在一旁。罗萝重获呼,躺在床上急促地息着。江邺弯下将她小心抱起,“没事了小,没事了。”

最后一刻,她看见江邺的影,他以掌作刀,劈在罗城的间。沉闷的一声响动,罗城的倒在罗萝上。

“你才知吗?”即使被掐着脖,她还是了一个嘲讽的笑。罗城的状态有些疯,咬牙切齿地质问她:“你怎么敢!”

谁都没有注意到浴室里的动静。江邺缓步移动到门边,听着罗萝一字一句地说着,他终于明白罗萝为什么由慕罗城到只想着他死,所有的困惑都在此刻被解开,他以为天真烂漫的小,却经历了这么多他不知的事情。屋里罗城神狰狞。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

就能让他再也醒不过来,罗萝似乎看他的意图,哑着声音说:“解决他不能由我们动手,至少明面上不能。”江邺明白这个理的,但还是压不住心里的怒意,尤其是在听见罗城曾对过多少让她难过痛苦的事情之后。

他从来不为自己的事情后悔。从杀了罗家每一个威胁他地位的人,到着罗萝和他上床。罗萝是他的啊…为什么不愿意和他上床呢?那个曾经亲喊着他“哥哥”的小姑娘。

那个曾经跟在他后甜甜笑着的小姑娘,什么时候收回了她的所有意?直到这一刻,罗城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。罗家靠着残杀决定赢家,他有什么错?他只是依照着罗如海定下的规则来事。

他突然开始后悔那天就那样放过了江邺,哪怕他死了都不够解恨,应该拖去他的私人刑场里,所有磨折都给他一遍。

罗萝永远记得那个晚上,被杀父仇人压在下,被他添舐肌肤,被他。日后每每回想起那刻她都觉得恶心,他们俩在屋内对峙着。

他稍微收了,想听听罗萝还能说什么狡辩的话来,但是罗萝神坦,丝毫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